斥资1亿美金的企业家计划将大脑与计算机连接,技术大亨进军神经科学

企业家Bryan·Johnson说,他想要变得非常富有,为人类做些伟大的事。


去年,在线支付公司Braintree的创始人Johnson,因斥资1亿美金投资Kernel而备受瞩目。Kernel公司是一个初创公司,致力于通过脑部移植设备以连接计算机与人类思维,从而提高人类智能。


Johnson并不是唯一一个认为“神经科技”会引领下一次风潮的企业家。在硅谷,很多人都觉得大脑是一个未被征服的前沿领域,其重要性令计算或网络中所取得的任何成就都相形见绌。


根据神经科学家透露,科技界的几个人正从全美的各个实验室搜罗人才为融合人类和人工智能的项目服务。除了Johnson,Elon Musk 正致力于“神经花边”项目。在2016年的一次会议上,他曾说,这个项目将导致“与机器共生”。MarkZuckerberg在2015年的问答环节中宣称,有一天,人类将能够分享“完全的感官和情绪体验”,不仅仅是分享照片。Fackbook的一个秘密硬件部门一直在聘请神经科学家在Building8 完成一个未公开的项目。


正如大家所见,计算领域不断达到新的高度,但是我们与硅连接的能力却被键盘所限制。当你对着一个计算机程序说话,比如Alexa或者Siri,你至多能达到40比特/秒的传输效率,而且只有短脉冲时能实现。与沿着光纤电缆每秒万亿比特的数据传输记录相比,“慢到可笑”,Musk抱怨。


但事实证明,连接到大脑并不那么容易。在媒体铺天盖地地报道了Kernel之后的六个月,Johnson说他已经放弃了“记忆植入”的最初计划,换掉了科学顾问,聘用了一个新的团队,并决定投资开发一款更加多用途的电极设备来记录和刺激大脑。


Johnson说转换是尝试新事物的一部分。“你看社会上的重大贡献技术,那些影响最大的,比如火箭,互联网,生物学——都有一个从学术界到私营企业的过渡点,对于大部分的神经科学来说,还没能跨越这个点”,Johnson说,“最关键的因素是时间,什么时候才是追求它的正确时间”。


记忆植入


在2013年,Johnson将Braintree以8亿美元的价格卖给eBay之后,据传闻今年39岁的他向近200人咨询了如何用这些新的财富进行投资。他决定投向神经科技,去年8月,他宣布将投资Kernel,并构建第一个用于人类智能增强的神经假体。


但是,Johnson的业务计划十分模糊;一名科学家称其为“形而上学”。Kernel的网站上挂满了来自科学界名人的背书,包括J.CraigVenter和Tim O’Reilly,赞赏他对理解人类智能所做出的“伟大”而“认真”的承诺,而没有提及他投资给Kernel的1亿美金。


现实是,与大脑连接十分困难:用电子产品刺激脑部组织,可能一会儿就不工作了。没有人会为了发一封e-mail做一次脑外科手术。更重要的是,即使能够与大脑通信,你可能也并不知道它到底说了什么。


“亿万富翁进入广阔的神经技术领域是十分乐观的,但也可能忽视了问题的许多细节,”美国西北大学神经科学家KonradKording说道,他曾劝告Johnson,“但是神经科技让你能够去研究宇宙中最有趣的问题,同时又有希望赚到钱,单是这一点就令人激动不已”。


Johnson本人曾经是个传统的摩门教传教士,也曾是个挨家挨户敲门的推销员,但现在,带着他的新财富,他成为了一名科技界的先知。在2016年硅谷创业大会上,他顶着一头乱发,穿着带洞的T恤,从史前人类的工具使用谈到了今天,他认为现在通过生物与机器接口“我们的存在可以通过编程实现”。


Kernel的原始技术是由南加州大学Theodore Berger开发的一个记忆假体,直到最近他也是该公司的首席科学家。Berger的技术(参见《十大突破性技术:记忆植入》)是通过记录大鼠和猴子记忆时大脑的活动模式,将这些模式储存在计算机芯片上,再将其发送至海马体完成的。Berger说,其中一个版本的设备已经在一小批由于其他原因进行脑外科手术的人类患者中进行了测试。


但是在启动Kernel仅仅六个月后,Berger就离开了公司,记忆植入项目也被搁置。Johnson和Berger均承认两人已经分道扬镳。


根据几名相关人士透露,Berger的想法过于复杂和抽象,远远不能通过医疗手段实现,而Johnson更希望看到立竿见影的回报。“他们有一个新的方向,但我们还在谈,”Berger说,“根本原因在于这个项目需要的时间太长。这是件该考虑的事,但该去做点别的。”


Johnson说在他看来,Berger的工作“真的很有趣”,但对于商业利益来说“不是个好的切入点”。


大脑接口


到去年11月,Johnson已经为他的公司组织了一个新的核心团队。他与剑桥的一家小型初创公司KendallResearch Systems的负责人ChristianWenz会谈。该公司主营大鼠和其他动物的神经元记录设备,托身于EdwardBoyden实验室,正是MIT的Boyden教授发明了分析脑组织的新方法。


2月,Johnson收购了Wentz的公司(款项未公开),带来了新的工作团队,包括Wentz和AdamMarblestone,后者是探索大脑接口可能和局限性的著名理论学家,公司的新任首席科学家。Boyden的两名学生,CarolineMoore-Kochlacs和JakeBernsterin也加入了公司的科学团队。


Johnson说Kernel将开发一款“人类通用电生理平台”,可同时测量许多神经元的电子脉冲,并进行刺激。最终的目的是通过使用这类电子设备来治疗一些重大疾病,比如抑郁症或者阿尔茨海默病。“供临床使用”,他说,“我们是一个营利性公司”。


Wentz说,作为收购的一部分,他和Johnson就大脑接口上需要投入更多研发达成一致。“我们非常清楚什么能做什么不能”,Wentz说。“我们并不幼稚,”他称Kernel付出了“15年努力”,虽然他补充道“在那个时候我们想完成之前100年做的事情”。


有了这个核心团队,Johnson成功抓住机会,加入了奥巴马时代的脑计划项目,该项目资助那些记录神经元的新方案。这些资助促成了其他几家初创公司的成立,包括Paradromics和Cortera,同样开发收集大脑信号的新型硬件设备。作为政府脑计划的一部分,国防研发机构DARPA说,近6000万美金用于“高保真”大脑接口的开发项目,该项目旨在同时记录一百万个神经元(目前能够记录大约200个)的活动,并同时刺激十万个神经元。


“这是神经科学走出学院派,走向通用神经科学平台的时代”,Johnson说道,应用这些技术“所有新的应用——大量的空白——自此开启。”


Johnson拒绝描述Kernel如何连接大脑的具体技术,Boyden和Wentz也同样拒绝了。然而,团队成员一直致力于研究一些精心确定的问题。Wentz参与开发了用于无线植入物发射数据高速读取的电子设备。从一个大鼠脑部实时读取的信息已经超出了个人笔记本的处理能力。Boyden的实验室致力于一些概念研究,包括在针状探针表面蚀刻出微小的电极。另一个则是将光纤穿过大脑的毛细血管来记录神经活动,与Musk的“神经花边”类似。


人们认为更为复杂的读取和写入大脑的手段是治疗精神疾病的潜在手段。Boyden提出了“脑协处理器”的概念,可以创建闭环系统来检测某些大脑信号,例如与抑郁相关的大脑信号,并且冲击大脑以逆转它们。由另一个DARPA项目资助的一些外科医生和医师们已经开始探索这种方法是否能用于严重精神状况的治疗(参见《修复大脑的惊人方法》)。


Boyden说Johnson的1亿美金扭转了他和他的学生们对企业家目标的看法。“很多神经技术出现又消失。这些都非常昂贵,”他说道,“发明是昂贵的,临床研究是昂贵的。这并不容易。如今终于有人愿意为这场赌博投资。”


下载:

分享:

Copyright © 2015 云睿智能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63439号-1
错误